时政要闻|部门动态|乡镇要闻|媒体聚焦|永州新闻|国内新闻|社会新闻|图片新闻|视频在线|专题新闻

儿子透支信用卡遭起诉 庭上求父还钱被拒

www.dongannews.com 东安新闻网 时间: 2010年11月19日 作者: 来源:京华时报

儿子透支信用卡庭上求父还钱

法庭上,父亲为儿子辩护。本报通讯员李森摄

“爸,这钱能帮我还上吗?”已经28岁的袁帅站在海淀法院的被告席上,他扭头望着一旁的父亲,眼含泪水的样子像个8岁的男孩。

昨天,袁帅因使用信用卡透支4万余元,被控涉嫌信用卡诈骗罪受审。他的父亲老袁为儿子辩护,他坚持认为自己曾告诉银行,儿子没有还款能力,但银行明知风险却不理会应该担责。

>>庭前采访

透支消费觉得爽

老袁与银行之间的“较劲”,缘于儿子办的7张信用卡。

2007年,在一家单位当音响师的袁帅第一次接触信用卡,民生银行的信用卡推广员带着一堆单子上门,他和当时的同事们一起填了材料,袁帅自此有了第一张自己的信用卡。至今,袁帅已经记不清拿到第一张信用卡是在几月。

当时,袁帅月薪三四千元,而这张信用卡的额度是直刷2万元、分期2万元,总计透支额度为4万元。这些以万计的数字很快对袁帅有了意义,他可以不用在每月月底工资花光时,缠着老妈磨叽“给几百吧”;或者和朋友吃饭唱歌时,也不需要纠结于钱包里有限的钞票。

刷卡消费的爽劲儿让他随后又陆续办理了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广发银行、中国银行、北京银行及中国工商银行的信用卡,这些卡的可透支额度不等,从3000元到1万元的都有,这让袁帅越发地爱上了刷卡吃饭、娱乐、购物的感觉,他曾分期付款先后买过3台笔记本电脑,理由只是觉得有的不好用,用着不顺手就卖掉,再买新的。

父母付账被拖垮

与刷卡消费带来的爽劲儿对应的,是每个月陆续接到的银行账单。袁帅从没把这些账单当回事。

在2008年以前,袁帅每月的工资尚且与消费数额基本相当,如果超了,他就拿给老爸央求“帮我还了吧”。因为从小被父母宠惯,他的要求基本都会被满足。

2008年8月,袁帅因为不喜欢原单位的人际关系而辞职,职高毕业的他开始另谋职业,干些代卖机票之类的临时工作。没有稳定收入,但袁帅消费仍然居高不下。

老袁感到账单的压力也是从2008年开始的。据了解,老袁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从一家出版社辞职单干,一直没有大的起色,现在靠自己做点古建筑模型卖钱,属于“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类型。他的老伴原来是一家医院的出纳,现在每月的退休金只有一两千元。老两口用微薄的收入攒着养老钱,但在日常花销上从没亏过儿子,只要袁帅张嘴跟爸妈要,基本都会得到满足。老袁觉得儿子有点依赖父母,但从不在外面惹事。虽然爱交朋友、爱出去玩,但同学朋友对袁帅的印象都不错,因此对儿子还算满意。

老袁说,已经记不清收到多少张银行账单了,但每次看到的都是一个大数目。从那时起,他和老伴就过上了噩梦般的日子,老两口开始动用积蓄去帮儿子还钱。

此外,因为袁帅的民生银行卡透支4.1万元还不上,他们每天都要接到两三个银行的催款电话,其他几家银行的催款电话和催收信、律师函也不断找上门来,让他们几乎日夜不得安宁。

从2008年5月到2009年1月,老袁仅在民生银行一家就替儿子还款共43100元。他把所有的还款记录都记在一个小本上,总数大约有10万元,已经远远超出家庭收入。截止到去年1月2日,老袁再也没有能力为儿子偿还一分钱了。

向银行告知风险

老袁劝过儿子多次,但没有效果。袁帅形容自己当时“收不住了,跟着魔了似的,自己想听话,但一出门只要带着卡,就想刷卡花钱。”老袁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一怒之下还把所有的信用卡都撅断。

无奈的老袁在2008年11月分别给7家银行寄了挂号信,信中说明自己是持卡人袁帅的父亲,儿子花钱大手大脚,没有经济来源,无法还上欠款,家长不断地还钱“也不是办法”,请求银行能不能对没有还款能力的人采取点措施,比如限制额度或者冻结卡片,“给我们家长一个说法”。但这些信没有得到任何一家银行的回应。同样的话他也在替儿子还钱时对银行柜员说过,但对方告诉他,“这事您得跟您儿子说去,我们管不了”。

涉嫌犯罪被抓获

去年12月23日,民生银行报案后,袁帅因涉嫌信用卡诈骗被警方带走。检方指控,从2008年2月至2009年12月,袁帅使用民生银行的信用卡刷卡消费、取现共计人民币4万余元,经多次催收后超过三个月仍不归还欠款。袁帅的行为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据悉,袁帅的7张信用卡总计透支额大概有20余万元。老袁此前已为儿子还了10万余元的信用卡欠款,由于其他银行并未报案,目前指控的数额只有民生银行的4万余元。

袁帅被抓后,他当时的女友曾拿出3万元钱还给银行,老袁凑不出其余的1万多元。身在看守所里的袁帅曾给父亲写信,央求父亲“帮我把钱还上”。

>>庭审现场

银行被指审批不严

昨天,老袁穿着整齐、带着一大堆材料来到法庭,要当儿子的辩护人。

“我儿子无罪,应该由银行承担责任”,尽管儿子认罪、法院指派的辩护律师也做罪轻辩护,但老袁仍然坚持认为,他从2008年开始就一直替儿子还信用卡欠的钱,因此不算是司法解释中规定的“拒不归还”。同时,他曾多次向银行反映儿子没有偿还能力,银行本应采取措施却无人理睬,银行应为自身的损失负责。

说到激动处,老袁挥舞着手中的一叠银行账单,气愤地嚷道:“银行这是用合法的行为掩盖非法的行为!”

此外,被老袁和儿子一致质疑的还有银行在办理信用卡时的审查不严问题。袁帅说,2008年,在他已经辞职没有工作的情况下,还有专门的办卡公司帮他准备虚假的工作资料,以“会计师事务所员工”的虚假身份,办下了北京银行和工商银行的信用卡。

儿子求父还钱被拒

对此公诉人解释说,袁帅的民生银行信用卡2009年透支的钱,都是他在2008年分期付款消费时的余款,而并不是银行不采取措施扩大损失的问题,这些钱已经被提前消费了。此外,民生银行是否收到老袁寄的挂号信,也需要进一步查证。

“爸,这钱你到底帮不帮我还?”袁帅在法庭上望向父亲说,对于拖欠的钱,他并没有太大意见,反而向父亲解释,“我是成年人,这卡是我办的,钱也是我花的”,他眼泪汪汪地恳求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您换到我的角度想想,这么大岁数也不能老在里面关着啊。”

老袁听后,摘下眼镜盯着儿子,一字一顿地说,“如果公诉人能推翻我的证据,我砸锅卖铁也帮你还;要是他们没有证据推翻我,我砸锅卖铁也把这官司打到底!”

“看我爸说这话,估计八成是不会替我还了”。袁帅在庭后摇头叹气说,但是他说并不恨父亲,“等出来再孝顺他们吧”。“不听家长的,让他受点教育,对我来说也不完全是坏事”,对于儿子可能面临的刑期,老袁似乎并不太伤感,“刚考完本就被抓了,出来后赶紧让他开出租去”。

法庭将择日宣判。

追访

一些银行可以代办冻结账户

昨天,记者致电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询问是否可以代持卡人调整额度、冻结或注销账户。工作人员表示可以,但代办人需要先将持卡人账户内的欠款还清,并提交相应的证明文件,包括代办业务的申请书、代办人和持卡人的关系证明以及户口本、身份证等,该行客服中心受理申请后,提交审核部门进行审核办理,整个过程大概需要几个工作日的时间。

而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的工作人员称,该行必须由持卡人本人进行调整额度、冻结或注销账户操作,由于在发卡时审查比较严格,对有固定工作、经济独立的申请人才发放,因此持卡人是否有经济能力应由其自己说了算。但是如果还款确实存在问题,可以将信息反馈到后端部门,由他们进行核实,如果属实的可以对额度做出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