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人物|典型单位|嘉宾访谈

忆老杨的“税月”

www.dongannews.com 东安新闻网 时间: 2014年06月20日 作者:县地方税务局征管科  胡昌忠 来源:东安新闻网

    

    30年前的一位税收代征员一直在我心中难以忘怀。近日,偶遇其妹,当得知其于今年初不幸病逝,愈加勾起我对他的深深怀念。他曾在长达12年的税收代征生涯中,只因身份“特殊”、容貌“特殊”,却饱受了许多令人难以想象的工作艰辛和人格侮辱。而他至死都无怨无悔,倍感荣幸。

  位于湘南永州市东安县东部一隅的金江乡,是一个地处偏僻、交通较为闭塞的山区小乡,却有着“群峰簇拥、山清水秀、阡陌纵横”的迷人自然景观。1983年3月,我来到这里任驻乡税收专管员,即刻调走的原驻乡税干老王,在工作移交时也将一个人介绍给了我,此人便是该乡的税收代征员,名叫杨至汶(化名) ,中等偏瘦个儿,是当地的农民,已从事税收代征两年多,此时,我23岁,他43岁。老王希望我继续留用他,当时我却不以为然。对其第一印象,我就不怎么“买帐”:单看胡子拉茬、不修边幅不说,其相貌也令人不悦,精瘦凸起的颧骨下,整个一张嘴巴呈严重歪形状,多说上两句话,口涎水便禁不住的流了出来。当我看他时,他局促中低下头,不敢瞧我,脸红到脖子。见此情形,我又无不徒生怜悯之心。他真如老王说的 “收税是一把好手,且吃过不少苦头。”吗?最终,我还是决定试试看。当即,我向他明确了工作,即主要代征山区农民向外加工销售的土纸及竹木产品税。听老王说,征收此税需要大量时间在山门出口“守株待兔”,一年征税也不到五、六千元,可它是这个山区小乡不可多得的税源。

  几天后,因人生地疏,我让他协助我征收汽划子船的个体客运营业税,不料,他第一次协征就与我结下了“患难”情缘。

  头天我俩就约定次日在3里外的金江水库大坝渡口处会合,他一大早就在那里等我了。当我爬上山走近后,发现渡口边仅有一条船在候客,船主因不认识我,嘻笑着招呼我快上船。此时,老杨看到了我,贴近耳朵告诉我:此船在老王管税时,两年中只交了一个月的税。每次老王来,他似鲤鱼般跳上船就逃走,老王几次想到其山里家中催收,都因苦于没有山路。水库堵起的这七、八里的水面是通向山里唯一通道……。那时,尽管我们税务人员还无标志,不过,狡猾的船主还是嗅觉到了什么,其时虽只上了3、4个客人,他却突然开动了未熄火的船。见此,老杨还未在我反映过来之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一个健步就跳上了汽船,急速回过身来招呼道:“小胡同志,你放心,我就让他走不成。”,紧接着,渐渐地只见他在甲板上跟船主理论着,船主与老杨一胖一瘦,其之间的姿态,晨雾中我仍能辨认出来。就在船距码头大约100余米间,忽然,汽船不响了,停了下来。只见船主扑向老杨,而老杨一下子掉进了水里……,我心一沉:不好!急得脚直发软,对着那船,我歇斯底里大呼:“快救人!快救人!……。”这时,甲板上才站起人来往湖里看,却不见有人下到湖里去救人。时下正值4月,湖水冰冷刺骨,情急之下我已顾不了这些,将衣服一脱就跳进了水里,往船的方向奋力游去,可不到几分钟,我的手脚麻木,全身发颤起来,只好本能地即刻返身,但不一会儿便感觉无力游动了,眼看距上岸仅有5、6米远了,可我浮沉着连吃了几口凉水、手脚已不听使唤。就在我绝望之时,突然耳旁传来一阵急促叫唤声,我竭力挣扎着睁眼循声望去,竟然是老杨在叫我。只见其湿辘辘地站在岸上,ㅡ只手举着ᅳ弯形铁棍在兴奋地向我招手。但一看到我无反映,他“嗖”的一声就跳进水里来助推着我上了岸。

  为收税竟这般莽撞,险些要了我的性命,此时,我真的好不恨他,可由于极度的虚脱,我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他搀扶着我,我们悻悻地往驻地回走。他似乎已觉察到我极度的不满,便怯怯道:“小胡同志,我把他的汽船停了后,是我自己跳进水里的。我拿了他的摇手柄,他的船就走不动了,等下有船出来,他会到乡里找你的……。我不这样,你是难找到他的!”,我仍不愿搭理他。半小时后,我们毫无“战果”的回到了驻地。他立即又帮我生起火一起烤身子和衣服。围在火炉旁,渐渐地我感受到了别样的温暖,怒气也消了许多,顿然滋生出对他的些许感激和好奇来。回想刚才湖里一游,他似如鱼得水,我却死里逃生。便不解地问他,他兴趣盎然地与我聊了起来。至此,我不仅觉得他可爱,而且,了解到他水性及身体素质为何那般好。原来,他从小就在那水库里嘻玩,在家里也倍受父母喜欢,待他出生时,因是个儿子,母亲让他吃母乳吃到2岁半。但读书不行,只念到初中……。他还告诉我,自从娘肚子里出来,他没做过贼,但1960年大饥荒,饿得实在不行了,也曾偷过两回队里的谷子煮着吃……。

  也许是其因受所处环境的影响,喜欢用简单办法解决问题。对此,我提出了批评。“老杨,你只顾收到税,不顾乘客安危,万一发生严重后果,你能负得起责吗?”,他低下了头,良久才抬起头,说自己认识到错了。也许是那时人们法纪维权意识不强,此事过去几天了都不见有人对我们“投诉”。同时,我们期待纳税人会以缴税款换取摇手柄的情景也一直未出现。这时,我想起老杨提到的该船近两年里只缴了一次月定7元的税款,另3艘船主总向他看齐,严重抗税逃税的事,我再也沉不住气了,便拿起摇手柄直找乡党委李书记汇了报。听到我们玩命收税的“事迹”,这位领导感动了,次日便带领乡干部及民兵深入到那几位抗税的船主家帮助我们收到了税款。

  汽船税收这块“硬骨头”终于啃下了,可我的心情还是难以平静。为了收税,老杨受辱的一情景在我眼前又一次浮现:这次乡干部协助我们收税时,一起去的足有10来号人,可纳税人偏偏盯着他出气。其中,一人凶狠地指着他鼻子骂道:“杨至汶,你这个死歪嘴,‘狗汉奸’,你等着,看老子哪天不拆了你屋!……。”,老杨却不愠不怒,尽量避开对方的追骂,间或,还流露出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我。对此,我能做到的,也只能是批评一下对方,还能怎样让老杨无忧?几天后,又一个坏消息不期而至,不知是谁半夜将一桶人粪浇到了老杨屋檐下。我迅即去了现场,他与妻子正在用锄头刨挖渗透到土里的粪渍,我无言以对,心中无比愤慨,却爱莫能助,只好用手使劲地按了一下老杨的肩膀便走了。次日,老杨一大早出现在我眼前,见着他憔悴的脸,欲言又止的神情。我隐约揣摸着,他是否来辞职的?不料,他的一番话,不禁让我心酸不已泪流而出。“是我的工作没做好,得罪了一些纳税人,以后我一定要吸取教训改正,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我一时语塞,无不感动的去拥抱了他,他哽咽着哭了……。

  1984年10月,国家给税务人员配发了制式税服,这是收税人的显著标志。但老杨在征税时工作压力明显增大,尽管税务机关给他颁发了执法证书,现实中还是不太管用。一天,他在山口丛林处蹲守了半天,午饭都没吃,终于发现有几个山民挑着土纸从船上往坡上走来了。孰知,他刚亮出证件,对方就跳出一人指责他没着税装,是冒充收税的。不仅拒绝缴税,扯烂了他的证件,还拳打脚踢地将老杨揍了一顿后扬长而去。我在报告乡政府和所里后立即去安慰他:“我陪你到医院去,至于医疗费我马上向所里申请。”。他却无怨言道:“这点伤没关系,我晓得自己不是‘正牌’税干,报不了医药费,我不难为你……。”,临别时我毫不犹豫地将身上仅有的17元钱悄悄塞到他的枕头下面。

  3天不到,他就来找我请领工作。他说,他的伤已好了,是叫同村的妹夫到山上挖的中草药治愈的,其实这时他身上的伤还远没结痂呢。还说“人穷志不穷”这是他家的祖训,接着死命将那17元钱退还给了我。对他收税被打事件的处理,我告诉他,税已收到,可乡公安员不经我们同意就把人放了。他似觉不奇怪,苦涩的笑了一下。

  老杨虽是代征员,其实他心里也多想自己能拥有那么一件税服,那样他就可以挺直腰杆收税了。刚发税服那会,每当我穿上出现在他眼前时,他仿若一下似瞧见了“龙袍”般,兴奋得眼睛一刹那发亮。作为一个临时代征员,我想,凭他的条件以后也根本不可能转正。现在每月也仅凭那20-30多元的征收手续费维持一家4口生计,农忙才能请上几天假。但不知为何他却将收税当成追求、当成生命,不惜以血泪来诠释对它的虔诚?对此,我还真有点感到蹊跷。有一天,在一同出征途中,我试探着问了他,他的回答质朴得让我不禁暗暗汗颜。“我从小做梦都想参军报效国家,可在13岁那年,一场大病害得我五官太丑,去不成;今天我作为一个农民,能为国家收税,这是我家祖宗积的德,才有了我这一福份!……。以后怎样我没想过。到时,你们不需要我了,我就回去种田呗!”。

  1986年3月,县局一纸调令将我调往60华里外的一个区所工作。即刻就要与朝夕相处的老杨离别了,老杨红红的眼圈,分明难舍我的离开;分明能让人读出他另一个心思:下一个驻乡税干能否会依然留任他?让我心石落地的是,一个月以后,一年、几年以后,我得知他继续从事着税收代征工作,并得到了几任税干一致好评和县局嘉奖,直至1992年县局取消税收代征流程。自此,他挥洒12年心血、承载着他人生重要阶段欢乐与泪水的税收工作远他而去,老杨在知命之年后默默地回到了属于他的田野岗位上。这期间,老杨同村的很多人因上山挖矿、贩卖土纸、竹木已修起了漂亮的洋房,有的还将房子建到了街边,而老杨一家仍住在小山坡上低矮潮湿的旧土砖房里。对此,老杨似乎毫不眼热,跟我说,他现在有饭吃、有衣穿,很感不错。我曾几次到乡下去探望过他,也诚恳地邀请过他到县城里我的家去玩,他总说没时间走动。我猜想,其中的重要原因,一定是他在为自己的容貌而决然却步。自2009年后,我们之间渐渐失去联系。

  其妹还告诉我,现在乡下她已几乎见不到收税人的身影了,但他哥还念念不忘他曾是ᅳ名征税人。临终时,竟然颤抖抖地指着枕边那包了ᅳ层又ᅳ层的“代征员证”和“优秀代征员”奖状,嘱咐她,ᅳ定要记得烧给他……。他的这ᅳ表现无不令家人及众乡亲愕然。听之,我流泪了,因为只有我读懂了他此时的难舍情愫,那怎能是一些普通的纸张呢?那里面分明渗透了他的血泪和情感啊!不过,那已成为ᅳ个时代的烙印……。社会发展到今天,国家越来越富强了,巳不再向乡下农民征税,政府还用大量的财政支出来支农惠农,而这ㅡ些老杨应是深有感受的。我想,老杨在九泉之下也一定会为自己曾经的付出而感到欣慰的。!

  我与老杨同事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他所表现出的“爱岗敬业、情铸税魂”的精神和执著于我却是长久的感染。人生道路是不平坦的。这么多年来,每遇到不顺心的事,烦恼时,奇怪的是,我只要ᅳ想起老杨,对比老杨,心境便豁然开朗起来,一切不快便抛到了九霄云外,知足、幸福感常充盈着我的心际。如今,我已年逾五十,两鬓霜白,对于所肩负的工作职责,还依然没有“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感觉,总是倾情尽力而为。我想,这也无不是老杨精神浸淫的结果。

  老杨,为了税收,你默默无闻的付出了很多很多,不过,在税收历史的长河里你只能似一朵小浪花般的瞬间消失,但在共和国前进的征途上你曾留下的奋斗风采是不会消失的,我再一次向您致敬!